<dl id="ewc8g"></dl>
<dl id="ewc8g"><ins id="ewc8g"></ins></dl>
  • <li id="ewc8g"></li>
     

    Hedi Slimane 在 CELINE 的首秀,最糟糕的是把前任全盤推翻了卻拿不出好菜來

    巴黎當地時間 9 月 29 日,Hedi Slimane 呈現了在 CELINE 的首秀。圍繞這場秀有太多個“最”,最受期待、最受關注、最受爭議,或許也可以說最不出人意料卻也最讓人難以平靜。

    5 年前 Hedi 在 SAINT LAURENT 的開始也并不像人們想象的那么順利,在首場發布會上他有意帶來更多向這家傳奇時裝屋創始人致敬的作品,在波西米亞風格、safari 狩獵裝風格的單品以及壓軸幾款色彩鮮艷的裙裝等設計中,都能看到 Hedi 試圖用自己的語言詮釋時裝屋標志性的風格,但這種嘗試是失敗的。這之后設計師似乎放棄了“致敬”的嘗試,而選擇更加專注于做自己。

    “做自己”也是 Hedi 在 CELINE 首秀之后人們討論最多的點之一。到底應該以品牌風格為主導還是設計師風格?這樣的爭論其實是沒有太大意義的,無論從商業還是情懷層面來講,兩種選擇都有成功的先例,設計師個人風格凌駕于品牌風格之上最成功的例子之一就是 Phoebe Philo 在 CELINE 的這十年,一改前任設計師小女人的風格,詮釋出了強大、獨立女性的形象。

    雖然換 logo、發預告、公布兩款全新手袋,Hedi Slimane 和 CELINE 做足了鋪墊,甚至從 1 月 Hedi 將加入 CELINE 的消息確認開始,大家都已經做好了品牌將迎來風格巨變的準備,但真正等到這個系列鋪展在人們面前時,還是讓許多人無法接受。

    過去 10 年的 CELINE 就像 Instagram 上的內容一樣被徹底清空,或許 10 年對于一個已經擁有超過 70 年歷史的品牌而言,真的不算長,而 CELINE 在過去幾十年的時間里風格的確都處于一個不穩定的狀態,但 LVMH 的這波操作依舊讓人感覺到有些無情。在品牌的穩定期而非下滑期或者動蕩期,將過去 10 年深入人心的 CELINE 風格全盤推翻,這是極為冒險的,幾乎相當于同原有的客戶群體之間決裂,這需要 Hedi Slimane 憑借自己的魄力、魅力和才華吸引來更多的追隨者才能彌補,但從首秀來看,他做得并不出色

    問題的關鍵并不是 Hedi 的 CELINE 不像 CELINE,同樣設計師對于個人風格的一貫延續不見得是壞事,但這場發布會上絕大多數的設計都似曾相識就非常糟糕了,以至于過去兩天全球的時尚警察們都在找這個系列與 Hedi 在 SAINT LAURENT 時期的相似設計。按理 Hedi 手上的時間是足夠充足的,他是 2 月入職的,足足有 8 個月的時間準備,但最終交出的作業幾乎沒有新鮮感可言,即便原本對 Hedi 抱有好感的路人粉恐怕也都不愿買賬了。

    雖然這場發布會展示了 CELINE 的首個男裝系列,按理說應該讓人眼前一亮。但由于整場時裝秀的風格都與以往 Hedi 在 SAINT LAURENT 的發布會極為相似,以至于不經提醒可能很多人都忘了這一回事。

    差不多二十年前,Hedi 推翻了 90 年代流行的寬松男裝,創造了全新的男裝風格,他的鏡頭聚焦在青少年身上,他們消瘦、叛逆、搖滾。如今奢侈品品牌都在年輕化轉型,而十幾年前 Hedi 就已經把青年文化、夜店文化等擺在了主流的舞臺上。時間是殘忍的,隨著時光流逝,先鋒的設計(尤其是主流化的設計)也終究會變成人們眼中的尋常之物,畢竟真正會去研究、追溯一件衣服歷史的消費者只是極少數。自我重復對于設計師而言是一件危險的事情。

    Hedi 所創造的迷人形象曾引來眾人追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故事就是老佛爺 Karl Lagerfeld 甘心為之減肥。十幾年后 Hedi 在 CELINE 的首秀,老佛爺也親自到場支持,即便此前 Hedi 為 CELINE 設計的一款手袋被質疑帶著 CHANEL 的影子。

    秀后,美國版《VOGUE》官網首頁推送中曾用“這再也不是你媽媽的 CELINE 了”形容這場秀,所表達的是 Hedi 的 CELINE 更加年輕化,不過翻譯成中文后倒是多了一層原意之外、卻反映更多人心聲的意思。

    Hedi Slimane 走到哪里都如此凸顯個人的風格,且無法(或者說不愿)與品牌原有風格進行融合,那為什么不干脆去創立個人品牌呢?早前他與 SAINT LAURENT 分手后有過將創立個人品牌的傳言,但設計師本人出面否認了。而早前他與 DIOR HOMME 不歡而散也有說法講是因為他想要創立個人品牌,且需要絕對的自主權,但與 DIOR 談不攏就果斷分手了。而再往前推,上世紀末他第一次離開 Yves Saint Laurent 是因為品牌被賣給了當時的 GUCCI 集團,Hedi 不愿在 Tom Ford 手下干就辭職了。

    這一次來到 CELINE,LVMH 也是承諾他極大的自由度。中國版《VOGUE》主編張宇秀后在微博上評論,這場秀讓她想到了一個詞——借殼上市。這對于設計師個人而言當然沒有問題甚至是一件好事,但對于品牌而言呢?

    這個行業有時候是殘酷甚至無情的。要找一個能延續 Phoebe Philo 設計風格同時又能把品牌推到一個新高度的繼任者太難了,于是 LVMH 決定快刀斬亂麻,甚至不給消費者消化過渡的時間,就是這么殘酷;但你把過去全盤否定,卻不能帶來更好的現在,還期望消費者買賬?恐怕結果也會是殘酷的。還是《教父》里的那句經典臺詞:“It's just business.”

    另一個發布會后熱議的話題是,原本 CELINE 的客戶群體會流向何方?在 LVMH 自家倒還真有一個去處——LOEWE,無論是設計風格還是塑造的女性形象方面,J.W.Anderson 的 LOEWE 與 Phoebe Philo 的 CELINE 都有一些相似之處。除此之外,還有 Marni、Ports 1961、Victoria Beckham、Lemaire……當然,未來還有 Phoebe Philo 的下家。

    條評論
    登錄
    忘記密碼?
    綁定已有賬戶

    已有賬號

    爱乐透新版本
    <dl id="ewc8g"></dl>
    <dl id="ewc8g"><ins id="ewc8g"></ins></dl>
  • <li id="ewc8g"></li>
    <dl id="ewc8g"></dl>
    <dl id="ewc8g"><ins id="ewc8g"></ins></dl>
  • <li id="ewc8g"></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