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ewc8g"></dl>
<dl id="ewc8g"><ins id="ewc8g"></ins></dl>
  • <li id="ewc8g"></li>
     

    Instagram 创始人离职是因为扎克伯格管太宽?风向可能正在反转

    吴诗源 // 2018 年 10 月 2 日 00:35

    过去一周科技圈最大新闻之一,要算得上是 Instagram 的两位创始人同时离开了 Facebook——2012 年 Facebook 以 10 亿美元?#23637;?#24403;时公司只有 13 个人的 Instagram。而两位创始人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这次从 Facebook 离开,其实就是离开了?#32422;?#21019;立的公司和?#32422;?#30340;产品,这件事的份量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员工离职这么简单。而消息确认之后,Facebook 的股价也应声下挫。

    虽然这次的股价下跌只有 2% 多,远比不上今年上半年在 Facebook 饱受数据泄露和干扰大选时一次性跌过 20% 这么夸张,但市场反应还是很大程度上站在了两位创始人这边。和扎克伯格的分歧、和 Facebook 高层的分歧是两位创始人离开的直接原因,虽然两边当然都不会明说,扎克伯格方面也只是?#34892;?#20102;两位是“出色的产品负责人?#20445;?#20294;矛盾的存在已经是 Facebook 公司内外公开的秘密。

    把责任放到扎克伯格身上可能是最容易的事情,毕竟这?#36136;?#24773;在 Facebook 这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14 年把 WhatsApp 以 190 亿美元卖给 Facebook 的创始人 Brian Acton 去年 9 月离职,还发文号召大家删掉 Facebook。在此后《福布斯》杂志的采访中,Acton 指责 Facebook 背?#29260;?#20041;,为提高?#32422;?#30340;广告投放精度,有意误导欧盟监管部门的双方数据?#21916;?#35745;划,还在未经?#32422;?#21516;意的情况下“试验”广告盈利模式,反而把他置于不守诚信的境地。

    今年 5 月,WhatsApp 的另一位创始人 Jan Koum 也离职了,并且同样显得很激烈,马上就要走——即便再混几个月就能兑现价值 10 亿美元的 Facebook 股票。

    同样的,在 2014 年把 Oculus 以 20 亿美元售出的创始人 Palmer Luckey 也在 2017 年离职,据传也是因为在广告业务上的分歧。“小心那些有控制权的人?#20445;琇uckey 说这是 Facebook 教给他的重要一课。

    这次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的离开,最直接的原因也指向了扎克伯格的“干预?#20445;?#32780;这些都是有据可循或者实实在在的。今年年初开始,公司要求 Instagram 这边增?#28216;?Facebook 的导流,但 Facebook 这边却删除了一些可以直接从应用当中?#30053;?Instagram 的链接。此外 Facebook 在广告销售和分发、用户数据分享以及公司内多个产品的集成?#30830;?#38754;越来越强势。

    在扎克伯格看来,这是公司整体战略的体现,但 Instagram 两位创始人显然不这么想。?#23637;?#26102;“独立运作的独立公司”的?#20449;?#24320;始变得不像那么回事,即便在?#23637;?6 年来,Facebook 提供给了 Instagram 有力的?#38469;?#25903;持、用户导流以及扩大的广告业务。在今年 6 月下旬,Instagram 宣布月活?#23621;?#25143;量已突破 10 亿,而根据调研公司 eMarketer 的预估数据,今年 Instagram 至少能从广告里盈利 80 亿——要知道当年被?#23637;?#26102;,Instagram 的营收?#36127;?#20026;零。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的离开是在 Kevin Systrom 刚刚休了一个长假回来之后宣布的,而在宣布的前一天,Kevin Systrom 都还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专访,在采访当中,Kevin Systrom 聊到?#32422;?#25104;长的经历,聊到了对 Instagram 的看法和日常的工作。对生活当中的很多细节,以及对产品的愿景和开发产品的过程滔滔不绝。

    但很显然的,至少在被 Facebook ?#23637;?#20043;后,Kevin Systrom 和他的伙伴虽然仍然在推进 Instagram 的发展,但在经营层面,在公司未来走向方面,压力都从来不在他们两位身上,用《华尔街日报》的话说,Kevin Systrom 和 Instagram 都“在 Facebook 的保护伞下?#20445;琄evin Systrom 在采访当中表现出的轻松无压力,与尤其今年来简直水深火热的扎克伯格形成鲜明对比。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24049;?#20687;是在温室当中被保护起来了——《华尔街日报》还对比了 Twitter 的 CEO Jack Dorsey 以及 Snapchat 的 CEO Evan Spiegel,相比之下,Instagram 的两位创始人始终还是停留在产品的层面——虽然这也没错,但一个公司、一笔生意?#23545;?#19981;止于此,从这个角度看,扎克伯格?#36816;?#20204;两位“出色的产品负责人”的评价其实非常准确。

    在内部人士的消息当中,扎克伯格在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上把 Instagram 的成功归功于?#32422;?#21644; Facebook 这件事让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非常恼火(这有不少 Instagram 的员工认为是扎克伯格要把功劳据为己有),但从承担的压力和责任来说,扎克伯格那么说或许也没错,而这也成为关于这件事的风向似乎开始?#37027;?#21453;转的原因。

    《纽?#38469;?#25253;》、TechCrunch ?#32676;?#32493;的报道都说得更明确,TechCrunch 说“(因为他们不负责盈利,所以)他们从来没有实际控制?#32422;?#30340;公司”、“他们确实带来了卓越的产品,但公司需要?#23578;?#30340;商?#30340;?#24335;”。

    这也有点像 Twitter 的联合创始人 Biz Stone 当初的经历,虽然他对 Twitter 产品?#23578;汀?#21151;能的完善至关重要,但在真正决定业务发展和公司未来的诸多关键点上,他其实并没有实质性的参与(或者说并没有对其有真正的理解),如果看过他的?#28304;?#19968;只小鸟告诉我的事》,你也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和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一样,他们都停留在了产品本身上,关注用户、关注细节,始终非常?#30475;?#22320;保持了初心。

    理想化本身不是坏事,但公司需要的更多,Facebook 今年呈现增长放缓的态势,而扎克伯格此前对未来的提?#24052;?#36164;或许能够成为拉动整个公司的?#30053;?#38271;点,一个 Instagram Stories 就能正面刚 Snapchat,而千禧一代扎堆的 Instagram 本身也已经成为广告主眼中的香饽?#27169;?#30452;接购物、AR 体验……Instagram 的可能性还有很多。

    彭博社在今年 6 月的情报分析数据里预估 Instagram 的价值已超过 1000 亿美元,比 Facebook 多了一大半。富国银行集团的分析显示,在 2020 年之前,Instagram 可以给 Facebook 提供 200 亿美元的收入,占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扎克伯格推动 Facebook 旗下多个应用的交叉是可以想象的趋势,这是实现价值最大化的必然,如果这样的方向受到来自创始人的阻挠,那么果断去掉障碍是一个成熟的掌舵人必然要做的事情。今年尤其是年中阶段 Facebook 内部人员调整不断,5 ?#36335;藎?#26366;负责 Facebook 新闻推送部分的 Adam Mosseri 成为了 Instagram 新的产品总监,他也是扎克伯格的亲信,在两位创始人离职之后,他被理所当然地认为是 Instagram 最有可能的新领导者。

    赵?#27431;?#23545;本文亦有?#27605;住?/strong>

    2018.10.3 4:50 更新:Instagram 已确定了新 CEO,就是 Adam Mosseri。

    条评论
    爱乐透新版本
    <dl id="ewc8g"></dl>
    <dl id="ewc8g"><ins id="ewc8g"></ins></dl>
  • <li id="ewc8g"></li>
    <dl id="ewc8g"></dl>
    <dl id="ewc8g"><ins id="ewc8g"></ins></dl>
  • <li id="ewc8g"></li>